星鉴网>大咖专访>共识实验室任铮:后续若还有大币种出现,IPFS/Filecoin绝对是一个

共识实验室任铮:后续若还有大币种出现,IPFS/Filecoin绝对是一个

2018/12/27 15:15:50 1930人阅读

【导读】 资本大佬的投资方向及如何看IPFS

几年前,在一次被问到“你最担忧什么”这个问题时,王健林回答,“打败你的可能不是技术,而是一份文件。”


任铮观点同此。


在他眼里,合法合规、风控安全绝对是重中之重,所以,他在共识实验室的一投一弃,可谓谨慎小心。



任铮:共识实验室合伙人,计算机、工商管理双硕士。曾任职于蓝港资本、光华弘人资本等多家VC机构担任合伙人。LeekLab创始人,中关村创投及基金协会理事,北京文创投融资协会副秘书长,中国人工智能产业联盟理事,前北大国际投资管理协会会长,中南创盟理事。


共识实验室投资包括: Celer 、Ankr、Quarkchain、Bumo、Newton、Blockcloud、Uinp、nervos、PathNetwork、Merculet、Cocos、Bgogo、OceanEX、Beestore、BZK、Vena等项目。



跬步千里


采访之前做功课,看到任铮在一个平台上写的一句话“投资亦是创业,投资亦是学习,投资亦是交友。”瞬间被击中。


如果硬要给任铮贴标签,那么,IT大佬可能有些不合时宜,蓝港资本是曾经的辉煌。共识实验室合伙人,王峰的老拍档更为贴切。但今天的一切都是基于过去的积累,并且,严格来说,任铮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厚积薄发。


“用区块链术语来说,蓝港资本是硬分叉,分叉出了火星财经和共识实验室。火星财经大概在80人左右,共识实验室人不多,因为一级市场并没有那么多事情需要处理。”任铮介绍,火星财经强调的是生态、流量,共识实验室投资强调的是回报,本质不一样,工作开展的人员、角度也不一样。



进入2018年,中国第一次正式叩开了区块链的大门,许多初次进入区块链世界的人,仿佛来到了新世界。在“浪来了”和“狼来了”的博弈中,有人高歌猛进,有人丢盔弃甲。在闭环顶端的投资机构,却仿佛一直置身事外。


有人说他们离钱最近,但态度却最高冷。


任铮认为,之所以产生这样的认知,是因为大多数人对于投资机构属于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区块链投资区别于传统VC(风险投资)的投资,VC投资要经过项目筛查,经过A、B、C、D轮投资,历经差不多要六,七年可能更长时间的洗礼,然后最终通过IPO上市推出。现在区块链的投资所有东西都往前移了,很多通过代币发行,短时间内就能获得一笔资金,通过这些资金来推行某些项目。


共识实验室就是伴随着区块链成长起来的一个机构。


“共识实验室,一方面主要强调区块链时代的共识基础,另一方面也强调我们在投资的同时,也着眼的是研究。我们用这样的思维去看项目,会更加耐心、更加沉稳。”任铮在一次媒体采访中提到共识实验室的初心。


共识实验室由王峰命名,命名的逻辑是:认可区块链是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未来,认可数字货币是未来应用的必然趋势。


因为极为强调共识,所以哪怕更年轻、更好学的新贵资本方如火如荼崛起,但共识实验室本身的积累和底蕴无可复制,据悉,到目前为止,他们的综合回报率在两倍以上。



将变未变


区块链的未来就好比一条高速公路不断在建设,哪怕它还未建完,大家依然会充满憧憬,憧憬未来在上面跑的是什么车。


即将到来的时代充满未知。在任铮看来,变革将发生在两个方面。


“一方面,区块链进一步发展,会出现很多新的应用和商业模式,另一方面,可能是更革命性的变化。”


很多传统圈子、互联网领域的人把脑袋伸进区块链里看了一眼,要么被割了一刀,要么被吓了一跳,所以任铮预测牛市应该要到2020年才会到来。


“去年ICO是新兴事物,所以套路有用,但今年就行不通了。所以,只有当旧的规则完全被摒弃,新的玩法出现,人也换了一拨,才有可能换来牛市的来临。”


任铮认为,所谓新玩法,STO就算一个。


“从方向和本质来看,STO都可谓很有看点,吸引一拨流量是绝对能够做到的,也能跟现实世界里存在的各种情形接轨和打通。并且,新生事物,就算方式方法不对,都能及时调整姿势,‘麻溜儿’地把问题解决。”


“还有你们关注的IPFS啊,也是新玩法,如果说后续还有大币种出现,IPFS/Filecoin绝对是其中一个。”


虽然认可IPFS/Filecoin,但任铮认为为时过早。目前这个赛道曙光还很微弱,路径也不清晰,保持持续的观望就足够了。


此外,对于极度学院派的协议实验室,任铮认为他们太不急不慌了,Filecoin上线时间得到明年,完全由项目方说了算,这样的项目风险性还是比较高。



今年9月共识实验室投了一个分布式去中心云计算平台BonusCloud,该项目致力于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可信任的、结合区块链与云计算技术的、全球化的基础设施平台,并构建一个基于此的开放式共享生态。


这个项目可以说很有代表性,它属于新型区块链基础设施。这个领域一直都是共识实验室极为看重的。


不过,任铮的担忧显得有道理但是又没道理,毕竟,基于IPFS之上的应用已经多达数百个,而就算Filecoin没上线,也不影响IPFS成为支撑整个区块链的基础设施。


只是,时间会慢一点而已。



脚步暂缓


区块链的当下,新的技术疯狂涌现,商业环境急剧变化,前有天花板,后有追兵,颠覆者不知道将在何时出现。去年“一招鲜”的招式到了下个月也许就完全不灵了,ICO就是一个例子。


所以,在套路玩不转的时候,大家心里都很焦虑忐忑的时候,大的KOL、大的机构,这个时候他们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怎么布局的,会是很多人的风向标。


在与任铮的交谈里,他表示,目前自己在跟进美国、香港的一些STO的基础设施。


“新兴的事物都值得投入时间精力去研究,实践出真知嘛。”



从年中开始,共识实验室虽然还在看项目,但投资频率明显降了下来。


“我们现在看的比较多的是游戏方面,还有币贷之类的,容易落地的东西。场景有限、性能低下的项目,一般不会考虑。现在这种情况下,不投,或者破例投吧。行情不好,大家会变得更慎之又慎。”


火星财经近期的战略布局有更多的外延,从专注于区块链领域,延伸到了资管,游戏等领域。 共识实验室目前还是专注在区块链的投资,但投资形式从主要是token变得token和股权都有。


“我们会根据市场的变化整个资金配比会做相应的调整,包括国内外项目的配比调整。比如说在熊市上投资的策略会相对保守一点,基金维护币值的策划会更积极;牛市的时候,我投资会更加积极和主动。熊市做项目,牛市搞投资。”


跟以前的传统行业、互联网行业投资不一样,那时候的投资多少有点“放养”状态,但是,在区块链领域里,投前和投后管理可以说同等重要。


熊市其实对于投后管理更有益处,因为目光聚焦了。


“就拿我们投的一个区块链存储项目YottaChain来说,你们星鉴网很熟悉的,自从投资了Yotta之后,火星财经也好、共识实验室也好,在举办活动的时候把他们带上,把其他投资方刷一遍,这些都是要做的。新加坡站、韩国站的时候,Yotta就到了现场。”任铮补充到。


共识实验室投出的几十个项目里,他们都会积极主动为为项目添砖加瓦、引线搭桥,但鲜少参与到项目管理当中。


在这个过程中,投资方也在慢慢成长,从无序到正规化,从零散到系统化。



“谁还能不踩坑啊,我们错过了一些好项目,也投过一些发展一般的项目,我的经验是,凡是很熟的熟人的项目,投的结果都不算很理想。”任铮语出惊人。


众所周知,在区块链领域,存在着一张巨大的关系网。任铮认为,从未见过的团队,在接触的时候让他对团队和项目有“相见恨晚”的感觉的,投后的发展明显会更理想。而熟人的项目,往往会因为带有感情色彩或者潜意识里的偏向,导致判断有误。


从共识实验室的角度来讲,这个圈子里有多少人想挣快钱,有多少人想控盘,这些问题都不是那么重要,他们更关注的是这个新鲜事物是不是往一个好的方向、理性的趋势发展。


“往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区块链、政府监管、媒体参与,很多交易会正规化,这是好事。”任铮不看衰。


我们的观点是,任何繁荣都有生命周期,它像一个火把会被燃尽。如果说国内的区块链精英阶层接下来需要关心什么,我们觉得他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让中国的区块链繁荣得以延续,让区块链成为充满生机的新大陆。


这是所有从业者未来几年需要面对的一个大问题。


52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加评论......

全部评论 0

作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