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鉴网>揭发骗局>IPFS相关 | 国内IPFS碰瓷事件汇总:很想把37码的鞋啪唧到你42码的脸上

IPFS相关 | 国内IPFS碰瓷事件汇总:很想把37码的鞋啪唧到你42码的脸上

2019/3/20 23:31:08 1770人阅读

【导读】 作为关注IPFS的爱好者,我梳理一下近几个月来我所知道的与IPFS有关的碰瓷事件。


    碰瓷,原属北京方言,泛指一些投机取巧,敲诈勒索的行为,在现实生活中很常见。IPFS最近几个月很火热,公众号、矿机厂商层出不穷,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些就会采用各种手段进行“碰瓷”。作为关注IPFS的爱好者,我梳理一下近几个月来我所知道的与IPFS有关的碰瓷事件。



一、星际节点


首先是星际节点,这家公司不生产内容,只是内容的搬运工,而且有点无底线的搬。他们抄袭的很多,现在只讲一下最经典的一次抄袭事件。


(一)星际节点抄袭利维坦


在利维坦公众号(IPFSFAN)上,有一篇谴责星际节点的文章。2018年3月7日的《【严重声明】星际节点矿机官方宣传文案涉嫌抄袭我个人发表的'利维坦IPFS矿机预售'的文章》。


里面的内容是说2018年2月26日,利维坦发表了一篇他们家矿机的文章,用于推广和解答客户的诸多相关问题,叫《【IPFS矿机预售】现在有一个做矿工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珍不珍惜?》,而星际节点则在3月6日发表了《星际节点IPFS矿机及Q&A》,内容是对利维坦那篇文章大段的进行抄袭,抄袭的相当没水平。


举个简单的例子,利维坦那篇文章上有FileCoin的价格,是作者在2月26号去Gate截的图,当时的价格是在130元上下浮动,截图那一刹那,是18.88美元。而八九天过去了,星际节点发的文章中FileCoin的价格,竟然还是神奇的130元,关键的是3月6日当天的实际价格是在110到120之间波动。看到这,我深深的为星际节点的智商捉急。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找到利维坦那篇文章来看。


这事情难道就这样完了吗,并没有。一个叫“塵卋圍爐”的公众号,在3月9日发了一篇叫《关于删除“星际节点抄袭我原创文章”文章的说明》。我才知道原来那篇文章是这个哥们儿写的。他说到星际节点看到他发的文章,竟然发觉自己还是得要点脸的,就把他们的抄袭删除了,同时在3月7日晚上22:00左右,星际节点联系到利维坦IPFS矿机官方人员,打电话道歉求和,他就把文章删掉了。


星际节点这次抄袭以失败而告终。


   


(二)星际节点碰瓷IPFS方得社区


下面来谈一下星际节点碰瓷IPFS方得社区的事件。


3月16号,IPFS方得社区(当时还叫IPFS星际社区)发布了一篇叫《【IPFS项目重磅】FileCoin上线时间延期至年底》的文章,币圈的一些媒体(如金色财经、币世界等)和大佬进行了转发,在一些IPFS的群里面也炸开了锅。这篇文章有点博人眼球之嫌,所以当时一些IPFS的大牛如董天一等对延迟的说法进行了更正,并且要求大家不再传播。


     


原本以为这件事告一段落了,结果当天,星际节点公众号发了一篇《【声明公告】关于我司并未授权星际资本发布IPFS星际文件系统推迟上线的通告》的文章,以“IPFS早期开发者以及中国大陆地区”星际资本”唯一商标持有者”的身份,指责方得社区。


3月17日,他们又在币世界上发了一篇快讯《币世界、IPFS和星际节点联合声明》(据说币世界一篇快讯2个ETH),说IPFS方得社区是谢大炮的,并且说谢大炮割韭菜。当时,我深深地被星际节点的节操震惊到了,他们硬生生的把谢大炮和IPFS方得社区扯上关系,然后抨击谢大炮(这让我联想到星际节点的江南十三叔号称自己是IPFS挖矿第一人,并且在他们的群里诋毁谢大炮),而且在币世界发与IPFS官方的联合声明(我勒个去,星际节点竟然代表IPFS官方了,董天一都不敢代表官方,星际节点竟然敢,我都想问他们一句你们会英文吗,由此可见,他们的节操果然只有一点点)。


针对星际节点的发文,谢大炮也在币世界上发文IPFS推迟上线是现场错误翻译导致,而且IPFS方得社区与他们无关。面对星际节点不要脸似的咄咄逼人,谢大炮认怂了,而IPFS方得社区呢,竟然也怂了,一点没撕逼,并且在那两天继续发IPFS指令集、IPFS伴侣这样的小白根本不会看干货。我感觉自己在追的电视剧突然不播了,心里火急火燎的,恨不得马上打他们的电话说“哥们儿,别人都往你们炕上尿了,你们还在看论语”。只可惜,我没他们的联系方式。

终于,在3月19日那天,我等到了梦寐以求的文章。IPFS方得社区一出手直接两篇文章,一篇叫《向FileCoin延期事件的相关受牵连者致以最真诚的歉意》,提到了星际节点。另一篇叫《致深圳某节点公司:撕海无涯回头是岸,不怼不喷自个看看》,则是有理有据的还原了星际节点的碰瓷始末。对于星际节点有没有节操,我不发表任何意见,反正那篇文章让我看爽了。大家有兴趣,可以去IPFS方得社区的公众号找那篇文章来看,非常有意思。


现在再回头看方得社区当时的那篇文章,发现竟然有星际节点公司官网售卖矿机及承诺1个月回本的截图,并且星际节点承诺“6月份如果没有如期上线,只要想退货,官方原价退回”。6月份马上到了,那些买了星际节点矿机的朋友,对于星际节点的承诺,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二四块云科技


说完星际节点,现在说一下同样属于深圳的另外一家公司,也就是我在《深入盘点国内IPFS公众号,谁在真正布道?谁在滥竽充数?》这篇文章有提到的四块云科技。


四块云科技,全称叫四块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他们的碰瓷就是一个词“抄袭”。让他们在业界闻名的那次,就是三月初,他们抄袭《IPFS指南》的文章,惹了众怒,很多人去投诉他们,然后他们的一些文章就因为违规被删除了。面对如此不利的局面,四块云科技采用了绝招,就是多发文章,每天几篇,多到让大家根本就无暇进行投诉,而且他们也不管文章的阅读量是一位数还是两位数。


最近看他们的文章,发现他们在这个月下旬开始在公众号上说他们的矿机,叫云节点,这点跟最近两三周蛮火的黑萤矿池云节点又不谋而合。更有意思的是,他们在公司的介绍上,着重把跟薛蛮子合照的照片放到很显眼的位置。如果他们放李笑来的,那也算蹭热度,放薛蛮子的干啥,演朝阳群众吗。


   


三王团长


下面要说的是大名鼎鼎的王团长了。五月上旬,微信群、朋友圈开始疯传一张图片,王团长的星团矿机,启明星家庭版以及启明星矿工版两款机型,那造型、那价位、那配置,那真是看着眼熟,这不就是星际大陆的家庭版M1跟企业版M2嘛,除了换了个名字,换了个颜色,价格比原价格便宜了几百块钱,其他一模一样。


而更早之前,王团长曾发过他去深圳考察的事情,也有人传星际大陆除了让币市小姐姐帮忙买矿机还找了王团长。我们来猜测一下,币市小姐姐矿机卖的火热,一天2000台(按照星际大陆的配置,每台成本价应该不到出售价的一半,如果他们五五分成,那币市小姐姐一天可是要挣百万以上的,比写公众号赚钱多了),看到币市小姐姐挣那么多,王团长眼红了,于是他也去找币市小姐姐的上线星际大陆,但是呢,王团长的胃口比币市小姐姐大,不满足五五分成,特别是他后面的脑残粉那么多,矿机比币市小姐姐更好卖。于是,王团长就自己发了矿机。据说,有人专门找星际大陆的合东居士询问,他说王团长去过他们工厂两次。


我在一个叫“蛮牛说IPFS”的公众号(星际大陆旗下的)中发现一篇5月5日写的文章《有人模仿我的脸,有人模仿我的面》,把王团长的矿机与星际大陆的做了对比,并且痛斥王团长没一点职业素养,靠一张海报割韭菜。看到这,我笑了,王团长有没有职业素养,是你这篇阅读量只有“21”的文章说的算的吗,这要广大人民群众来说。那现在我就代表广大人民群众来说了:“王团长真没职业素养”。





四星际大陆


看到王团长的,你可能对星际大陆无比心疼,觉得他就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好吧,那我就扒一下星际大陆的碰瓷事件吧。


(一)先说星际大陆抄袭门,一个叫“IPFS挖矿指南”微信号在2018年4月1日发朋友圈,咒骂星际大陆,并且有一张贴图。怀着扒人扒到皮的专业精神,我查找与IPFS相关的所有公众号,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皇天终不负我这样的有心人,终于在一个叫“IPFS全球矿工之家”找到了“IPFS挖矿指南”朋友圈截图上的人“向东”,而该公众号正好是在卖星际大陆的机子。同时,我又专门找了“IPFS挖矿指南”的公众号“IPFS技术指南”,果然找到他写的他朋友圈截图的两篇文章,都是3月上中旬写的。这样看来,星际大陆抄袭,这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不需要狡辩。



(二)刚有说到星际大陆另外一个公众号“蛮牛说IPFS”,我来八一八这个公众号。该公众号是一江西男子所有,在3月11日,由“红旗下的蛮牛”改名叫“蛮牛说IPFS星际节点”,在5月2日才改名叫“蛮牛说IPFS”。看到这,被星际节点碰瓷的利维坦、方得社区均虎躯一震,大喊一声“苍天开眼了,终于有人碰瓷星际节点啦”。



   


(三)现在谈一下星际大陆碰瓷董天一老师的事情。


星际大陆的合东居士在4月29日发的小密圈,里面是谢大炮发的朋友圈“#谢大炮辣评#继续点评星际大陆,团队肆意欺骗他人,在广州做线下meetup,还骗他人说飞向未来会来讲。请问底线在哪?”。针对此朋友圈,合东居士进行了抨击“我敢于亮出所有人对星际大陆的质疑和攻击,阳光下对话,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就想要证据,活动链接,聊天记录,现场照片,一切证据之一都行,一句话污蔑,我表示鄙视”。


两个人都是IPFS界的大佬,对此我不想说谁对谁错。那就继续往下看吧。



下左图是IPFS布道者董天一(最近太多号称IPFS布道者的人出现,多的我都想吐了。在中国,IPFS真正的布道者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董老师)发的朋友圈,内容就是有人打着他的名义卖矿机。经过百度他朋友圈的那篇文章,我搜出来了,是星际大陆的。而他朋友圈的截图,是一个人跟他的对话,内容是那个人在星际大陆的那篇文章进行注册后,有两个人跟他联系卖矿机,并且其中一个人说董老师要过来宣传。下右图是星际大陆公众号发的文章《星际大陆官方对恶意攻击董老师者的回应——邪不胜正》,点进去看了,觉得星际大陆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哎,不想多说什么,只是心疼董老师。



   


五IPFSguide.com


下面要讲的这一家,碰瓷碰出了新高度,一是碰董天一的“IPFS指南”,二是碰“星鉴网”。


在半个月前,有个叫IPFSguide.com的网站在圈内传了出来,这家网站制作的非常简陋,他logo上除了网站名称,还有“IPFS指南”这几个字(见下图),并且拉了一个群,群名就叫“IPFS指南”。在IPFS界,谁不知道IPFS指南就是董老师的,而董老师因为没有精力维护他的群,又不想让群沦为广告群,就把相关的群都解散了。而现在突然出现一个“IPFS指南”的微信群,大家肯定会联想是不是董老师的群。董老师估计也听说了,就进他们的群质问他们IPFS指南群网站是怎么回事,他们竟然说指南是通用词汇,他们没必要冒充,并且语气非常差。



在董老师质问他们的同时,星鉴网也质问他们为什么碰瓷“星鉴网”。因为有篇来源是“IPFSguide.com”的百家号上的文章《IPFS垂直媒体“星鉴网”的网址是什么?》,堂而皇之地在内容中“星鉴网”的后面加上了IPFSguide.com的网站。面对星鉴网的质问,他们说这个是百家号,不管他们的事。这群人做事做到这个份上,作为星鉴网的自由撰稿人,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而除了碰瓷,他们网站上的内容,不但都是转载(不管对方同意不同意),甚至有的直接把作者名字改成他们自己的名字。当然,这比起来他们的碰瓷,恶劣程度缓和多了。


现在又看他们的网站,在IPFS指南中间加了个词,变成了“IPFS矿机指南”。但是内容嘛,还是转载的,还是不管对方是否同意。


   


六碰瓷新玩法


前面讲了那么多,都是大家了解的碰瓷或者抄袭的套路。下面要讲一个玩出新高度的碰瓷。


在一个微信群里,突然看到有人发了一个截图,然后骂子牛矿机。仔细看了之后才发觉原来是有人在他的QQ群里发了个红包,上面的口令是“本群解散转移新群611XXXXXX”,于是只要有人抢了红包,都会有这样内容的口令发出来,让一些人会以为该QQ群真的要解散,然后就去加他们给的新群。怀着治学严谨、扒皮扒狠的态度,我专门将口令上的群号进行了搜索,果然群名称就叫“子牛IPFS”。对于他们这样的做法,我只能说一句“高,实在是高!不要脸,真不要脸!”。



   



总结



其实,IPFS圈的碰瓷事件远远不止这些,但我所目击之处就这些了。对这些碰瓷事件,用一张图来表示吧。




71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加评论......

全部评论 0

作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