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鉴网>IPFS活动>羊驼英雄榜大咖分享会之翁晓奇——综观大局

羊驼英雄榜大咖分享会之翁晓奇——综观大局

2019/1/25 16:22:43 1278人阅读

【导读】 这个行业的发展是在不断迭代的,依然有很多新的机会,需要演进到一定的量级产生质变。



驼哥开场(文字):各位驼友,大家好!这里是银河系最有趣的区块链媒体羊驼区块链组织的社群分享。

本期的主题是"羊驼英雄榜大咖分享会之翁晓奇——综观行业,把握大局"。


本次邀请到的嘉宾是:翁晓奇,火币集团副总裁 清华大学软件工程硕士,曾任借贷宝高级副总裁、搜狐快站产品总监。
本次邀请到的主持人是:潘芳琳Alicia,TFchain联合创始人。


欢迎二位!


嘉宾打招呼(语音):大家好,我是翁晓奇,很高兴今天借羊驼社群跟这么多网友认识,谢谢大家,希望可以充分地交流。


主持人打招呼(语音):Hello,大家晚上好,我是来自TFchain的潘芳琳,TFchain是一条出行数据公链。今天非常荣幸参加羊驼区块链这次分享,更加荣幸能采访来自火币的翁晓奇先生。火币在整个区块链行业,不论是产业链的层级,还是火币本身的发展,都是行业最顶级的交易平台之一,所以我非常荣幸能来采访翁晓奇先生,同时和大家分享在现在这个阶段,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和方法,去进行接下来的区块链布局和深度参与。


驼哥(文字):好的,下面我们开始今天的分享。


第一问:首先我们问一个每位嘉宾都会回答的问题,那就是您怎么看最近的市场走势?您觉得未来行业终将走向何方?


翁晓奇:对,最近被很多人问到这个问题,总结起来就是两个字——熊市。这一轮牛熊更替还是表现出了非常典型的周期特征。


回溯历史,从2013年到2015年经历了一波牛熊转换,那个时候人们会把BTC当作支付工具,希望用比特币替代支付宝。后来发现这个故事不太成立,因为BTC波动太大了。2015年,世界上开始有一波富人把BTC当作财富配置方式,顶级富豪们会把资产的1%拿来购买BTC,作为未来的战略储备。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人为BTC的价值买单了,形成了第一个价值支撑。再看2017年,人们认为区块链可能能够落地很多有价值的项目,能像2000年左右的互联网一样,诞生出很多伟大的公司,于是有很多人纷纷进场了。人们认为通过区块链可以产生出很多创新,这是第二次价值支撑。


我们发现每一次牛市都有一个故事,当这个故事不能持续推动它到一个更高的价值时,就会开始往下走。目前来看,这几次创新形成了一些共识,能够支撑住BTC到目前这个价位。但想要继续往上,开启新的一轮牛市,还是得回到那个点上,就是需要找到一个新的价值支撑。


我们看到行业虽然在下半年步入到了熊市,但依然有一些变化,比如说稳定币,开始产生一些有意思的新模式,那么围绕稳定币能否再形成新的价值支撑?这个是需要观望的。同时我们看到行业原有的一些玩家开始有些变化,比如说ETH君士坦丁堡分叉形成小热点,还出现了一些新一代的匿名币,能否形成一个趋势呢?再比如说明年有LTC的减半,到2020年BTC的减半。这些趋势能否形成大的效应,继而形成新的价值支撑,会是未来开启牛熊转换非常重要的风向标,但目前还待观察。


所以总结一下,这个行业的发展是在不断迭代的,依然有很多新的机会,需要演进到一定的量级产生质变,个人认为一定会产生质变,只是时间问题。未来是可以期望的,而且下一浪的高峰一定比2017-2018年的这一浪更高,这还是需要信仰的,我个人是有信仰的。


第二问:快到中国的农历新年了,您能为我们总结一下火币这一年的发展成果吗?100分制,您给今年的成果打多少分?


翁晓奇:应该说过去一年是火币在历史上取得进步最大的一年,整体上我觉得可以从这几个方向来看,第一是我们交易量的增长。现货累计交易量在2018年8月突破了1.2万亿美金,12月份,火币合约正式上线了,我们仅仅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交易额就突破了200亿美金,所以现在火币的现货+期货交易量多次处于第一的位置。


第二是我们在变化的环境中,整个行业经常面临攻击,我们保持在安全性上的投入,安全方面表现是整个行业最好的。目前全球已经有120家交易平台通过我们提供的火币云底层平台来运营业务。我们依然是主流交易平台里面唯一个主流币没有被盗币的平台,这和我们的安全意识有关系。


第三是业务方面的持续创新,比如说在2018年6月,我们推出了加密数字资产组合HB10,10月我们推出了稳定币一揽子解决方案HUSD。生态业务上,我们也做了大量的布局,做了火信、火币矿池,火币矿池已经是行业前十了,火币钱包,也是行业很有竞争力的钱包,火币中国,包括我们的生态投资基金等等,在很多领域都进行了有意思的创新。


整体上我们发展还是比较顺利,但是依然有一些方面做得不太好,比如说之前的HADAX就犯了错误,但后来完全重建,重新打造了火币创业板,整体上打磨出来一套比较好的机制。就是踩过一些坑,然后在这个基础上长出来了几个更好的业务。再一方面就是外界诟病我们比较多的,像人员臃肿、扩张太快,这些都是我们存在的问题。


总体来讲,如果要按100分来打一个分的话,我觉得是三七开吧,可以打70分,还有需要努力的地方,可以在2019年做得更好。
第三问:火币过去一年真的做了非常多的突破,有很好的发展成果,那接下来的一年火币有哪些发展的规划呢?包括人员的变化,地域的业务变化,业务类型的变化等等,翁总可以帮我们细致地介绍一下接下来的规划吗?我听说接下来火币会在海南,包括跟政府之间有更多深度的合作,并且过去一段时间收购了一个香港的上市公司,所以接下来会不会有更多国际化的布局?我相信,这也是业内很多人都很好奇的问题。


翁晓奇:你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未来一年规划主要有三点,第一是我们依然会更聚焦于我们的核心业务,就是交易平台。第二是在交易平台方面,在已有市场基础上,去重点突破几个大国。第三是我们会探索可能会是行业入口的一些应用,比如火信。


你刚才提到人员,可能是不好直接问我,最近外界传闻我们裁员的事情。从说裁员开始一个多月了,我今天算了一下,我们之前大概是1400多人,现在我们还有1300多人。其实我们更多是做了一些末位淘汰,把重要的人员注入到我们核心的业务,比如说Huobi Global,再一个是我们的美国站、日本站、韩国站,从全球化布局来看呢,我们应该是主流交易平台里面在牌照方面突破最多的。


去年3月份,我们跟美国HBUS合作拿到了MSB牌照,现在我们在申请MTL的牌照,在美国,我们会以合法经营的方式,通过当家合作伙伴一起去落地。9月份,我们收购了日本BitTrade,这样我们在日本也有了布局,日本站最近也刚刚上线了。另外我们已经是韩国第三大交易平台,而且现在还在增长。12月份,我们获得了欧盟国的直布罗陀DLT许可证,这也是欧洲最好的牌照。


火币在日、韩、美、欧都实现了战略布局,这是竞品没有实现的,而且他们在未来实现起来也困难。随着下一轮牛市的到来,这个差异就会显现出来,我们会有多个内核同时在跑,慢慢地,合规创造的效应就能发挥出来。还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收购了香港的桐成控股,并且香港有沙盒这种类牌照性质的监管手段,我们也在和香港监管密切沟通中,香港是内地和国际一个非常重要的桥梁,会是一个很好的战略中转地。


提到我们和海南政府的合作,火币中国总部坐落在海南生态软件园。战略上,海南接下来会是中国对外非常重要的窗口,是自贸港,同时也有区块链试验区,接下来在政策上会有很多倾斜。我们正在和政府密切合作,希望火币中国合规业务的入驻能够带动区块链产业在海南蓬勃发展。


以上是火币的全球布局,在一些重要的生态业务上,我们也会推出创新的产品,比如说上面说到的火信。区块链社交有很多自己的特征,比如说17年的时候有17年的玩法,后面很多项目已经延伸出来一些新的业态,它需要一个适应行业的IM工具。举个例子,我们过年能不能发BTC红包呢?通过火信就可以实现。我们会在创新的、可能成为下一个行业入口的生态业务上做足够的尝试。


第四问:听说火币最近要开EOS交易所,并将上线基于EOS发行的通证,火币为何会有这样的布局呢?


翁晓奇:EOS这条公链,应该说是市面上新公链中发展最快最成熟的一条,上面有大量DApp开发者,那么围绕EOS生态的服务需求就越来越多了,很多用户会找到我们,希望火币能够上这些EOS生态的项目。简单来讲,我们接下来要开设EOS交易平台,用户只要把EOS的资产放在火币上面,我们就会通过生态的运作,去给大家发这些DApp糖果。同时,因为火币本身也是在EOS整个生态社区里面参与比较深的,我们也希望通过开设EOS交易平台这个分支,能够进一步把EOS整个生态做大做强。


第五问:您觉得近期EOS上的DApp开发者们活跃度如何?据说EOS上的开发者已经占据了DApp的半壁江山了,您觉得DApp的发展前景在哪里?


翁晓奇:DApp有很多特点,比如说不可逆、智能合约能够强制执行、全网公开透明、不可篡改、匿名等,这里面能解决很多痛点。


我们看到DApp跟游戏还是蛮好的契合,因为游戏有公开的、不可篡改的需求,比如说游戏里面爆宝箱的爆率如果是能够公开的,而且爆与不爆的因子,是通过所有玩家一同产生一个因子,最终加权产生了爆率,那么就不会有这个游戏的某个重要几率被篡改的情况。再比如说贵重资产上链,一些顶级装备能够上链,一共就只能设置这这个,这样的话就会有约束,官方没法滥发,会有很多妙用。


我觉得说目前整个DApp发展才刚刚开始,就跟2000年左右的互联网HTTP是一样的。现在整体来看呢,制作非常精良的区块链游戏还比较少,头部的可能只有一些基础的RPG游戏,更多的可能是博彩,有风险的。所以这个行业的发展应该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我有一种预感,就是DApp圈会诞生很多传统互联网很难做出来的新一代游戏,这个需要整个行业共同努力。


第六问:您觉得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会比中心化交易平台更符合区块链精神吗?为什么?


翁晓奇:去中心化交易所是这一两年比较热的话题,用户可以把资产都放在自己的钱包,交易是通过智能合约完成,这样就可以避免一些比如说平台作恶、作弊、挪用用户资产等行为,所有交易都是公开的。但是,这是比较理想化的模型。


区块链看似能够颠覆传统互联网,但其实它和互联网相比,最大瓶颈还是性能。双11的时候,支付宝每秒确认交易可以达到百万级别,而BTC网络每秒确认交易是7个,百万级别和7个就不是一个量级的事情。


对于交易平台来讲,人们对它最大的期望依然是性能,比如我下了单,就得马上确认交易,而不是等明天才确认完。流动性也是去中心化目前不那么适应交易平台业态的原因。还有一些瓶颈,比如说现在跨链还不成熟,自由交易不见得那么容易。


当然最大的挑战还是安全性方面,因为中心化交易平台可以把相当大一部分成本投入到安全防范里去,但是如果链本身出了安全问题,我们上周还在关注ETC的51%算力攻击问题,一旦这条链出现了51%算力攻击,这个基于这条链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上面所有的资产就都遇到问题了。


总体来讲,交易平台的命脉就是性能、安全、流动性等等,用去中心化模式来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其实我不主张完全去中心化,因为我们也可以在中心化交易平台的重要环节尝试去中心化的方式,比如说上币这个环节,大部分交易平台是比较中心化的,通过商务团队加上研究人员分析,老板最终拍板,这就是一个中心化的流程,如果能够通过用户和社区投票,把优质的币选出来,那这就是一定程度的去中心化。


这是我们之前在火币创业板上做的一些尝试,也有一定的验证,所以去中心化和中心化,我觉得不能绝对的非黑即白,可以尝试取长补短。用去中心化的一些优势来弥补中心化交易平台的一些不足,使它更公平,这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第七问:近期火币日本正式开站,火币美国上线提供服务,火币在海外的布局似乎离不开"合规"二字,火币本身也非常注重合规,您作为集团副总裁,您如何看待"合规"在行业中的重要性?


翁晓奇:区块链行业和各国政策有一个反复磨合过程,我们看到在BTC发展早期,还没有形成一个大的行业,监管是处于观望的态度。那么现在随着全球共识的加快,包括区块链行业的不断发展,几个主要的国家都提出了一些合规的具体要求,看似可能会对短期有一些影响,但其实对整个行业长期稳健的发展是非常好的。互联网、电商等新兴行业一开始都是没有标准准则的,后来监管发现一些问题,提出了具体的合规要求,反而使得这个行业不断稳健发展。


在大国能够取得合规牌照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会决定未来五到十年交易平台的格局。所以2018年我们在合规方面花了成本,在美国、日本、韩国、欧洲能够取得合规牌照,包括在香港沙盒的合规方面的沟通,都是要耗费非常非常大的人力、物力成本。对于下一个阶段,下一个牛市,合规交易平台和不合规交易平台会体现出非常大的差距,这是在下一轮竞争里面的核心竞争力,所以我认为这些成本是非常有必要的。


火币在全球走合规路线是稳步前进的,不会剑走偏锋。我们始终围绕着监管最成熟的地方,重点不是去找一些小岛国,申请并不那么重要的牌照。美国、日本、韩国、欧洲,这些市场是兵家必争之地。


潘芳琳:作为用户,我们也很高兴听到火币作为全球顶级的交易所之一,愿意在合规性的事情上面一个是身先立足的事做去做,第二个是更愿意去在合规性方面跟政府各国政府展开更深入的合作,为行业树立更好的标杆以及标榜作用!


第八问:稳定币对交易所来说是很重要的部分了,之前USDT大跌以后,很多稳定币项目迅速出现,您怎么看现在的稳定币市场和这些快速出现的稳定币呢?


翁晓奇:正如主持人所说,稳定币非常重要。在交易里面,稳定币扮演了一般等价物角色。可能大家没有经历过早期交易所,早期交易所就是法币买卖BTC,其实每次买卖都是一次进场一次出场,这个过程是很麻烦的,而且摩擦成本非常高。


有了稳定币之后,人们不怕BTC大跌,跌了就把它卖成USDT,当然早期只有USDT,伺机再买进来,这样其实提高了大家做交易的频次,才带来整个市场的繁荣,同时也带来了价格上涨。也就是说没有稳定币,或者说没有USDT,就不会有上一轮BTC涨到2万美金一枚这样的一个高度。


美国批准了多个新的稳定币,我们看到,现在大家对USDT依然有比较强的需求,它还是很稳定,但不代表它在未来依然能够保持这样的态势。最终还是合规压倒一切,合规在稳定币发展上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因为从本质上来说,稳定币还是要由传统金融体系作为支撑。就目前来看,传统的金融体系还是强大的,所以说真正的稳定币,它的价值稳定,就需要传统金融体系里面有一个足够强大和公允的抵押物来作为它的价格保证,目前主流的是美元。


未来,稳定币应该还会有一轮新的发展,比如说接来下来可能会有欧元稳定币、日元稳定币,进一步可能形成外汇市场。我们围绕着这样一个未来,提出了稳定币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就是我们的HUSD,它会整体对标所有的稳定币,是一个对于消费者来说更好理解、更好接受的一个一揽子计划,一个简单的代表单元。


随着各国监管法律的不断健全,稳定币在区块链这个行业里面所扮演的角色还会越来越重要,也会有越来越好的稳定币不断涌现,最终可能是经营能力最强的几家,留下来成为这个行业的头部,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


第九问:熊市到来,很多人都慢慢离去,有大佬删掉了区块链相关微博,还有人发声明称"从此退圈,再也不炒币,再也不参与区块链的任何投资",人来人往,人面桃花,您怎么看这个行业信仰者们的去留问题?


翁晓奇:我们看2000年互联网泡沫,当时人们认为互联网是一个能够改变世界的技术,有些没有价值的产品、公司拿到了很多钱,后来发现他们没有价值,于是价格就破裂了,信仰也开始破裂了,然后开始人员出清。


2000年左右纳斯达克上市了其实并没有太多价值的项目,就跟我们这一轮非常相似。当价格打下去后,人们觉得互联网是个骗局,开始有人离开互联网,但是也有人看到,未来还有微信、Airbnb、滴滴打车、携程、饿了么……这么多能够改变我们生活的互联网产品。


辩证地看这个事情,其实未必见得是坏事,这一轮币价下跌,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有很多项目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价值,但是拿了很多钱,于是造成了一定的矛盾,矛盾出清的时候,币价才可能筑底。


区块链行业里有信仰者、有极客、有投资者、有密码朋克,也有投机者。在上一轮的发展里,有很多的投机者进来了,甚至有骗子和传销的,离开不一定是坏事。然后一轮泡沫过去了,真正的信仰者和真正的人才留下来了,会沉淀下来,推动行业往积极方面发展。


当然,也不是说离开这个圈子的人,都是没有信仰的,因为今年发生了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就是张首晟博士离开了我们。10月份的时候,我跟他在硅谷见了一面,当时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开朗的学者,也是很有可能会在物理方面有重大突破,能够获得诺贝尔奖的行业领袖。无论如何,这些真正对行业有推动的人,无论去留都会在行业留下烙印。


潘芳琳:是的,非常赞同。其实我也觉得一个行业中,人的去留问题,更多的不是信仰问题,而是他在行业中是否能够继续贡献价值。能够继续贡献价值的人才留下来了,才能够带领行业从这一轮的熊市走向下一波的牛市,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财富往往伴随着上一波熊市的坚持者,我自己是认同这个道理的。好,下面是最后一个问题。
第十问:最后一问,您想对羊驼区块链的社群爱好者们说点什么?


潘芳琳:我先说一下,羊驼社群爱好者们大概分为三类人。第一类是区块链从业者;第二类是区块链的重度参与者,也就是区块链的Token通证投资者;第三类是还没参与进来,但还是想要深入了解区块链的观望者,那您有什么话想对这三类羊驼区块链的爱好者们分享吗?


翁晓奇:我想说,无论是哪一类的爱好者,都非常感谢能够关注火币。有两句话,一句是"我们不作恶",另一句,"我们始终坚持用户第一、合作伙伴第二、项目方第三、火币第四",我们欢迎所有伙伴和我们一起并肩携手、共度时艰。新的一年里,火币将继续为所有用户提供更好、更专业、更安全、更稳定的服务。也预祝羊驼区块链伙伴们2019年新春快乐,诸事顺利,谢谢大家!


潘芳琳:好,谢谢来自火币的翁晓奇先生的分享,作为行业从业者,我也非常开心有像火币这样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一直不断地为行业树立标杆,同时以高标准要求着自己,也引领者行业往前发展。


翁晓奇:谢谢大家,预祝各位羊驼社群伙伴们与火币的伙伴们新春大吉!



65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加评论......

全部评论 0

作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