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鉴网>大咖专访>李昕:IPFS与HTTP很长一段时间将共存

李昕:IPFS与HTTP很长一段时间将共存

2018/10/15 11:47:44 2097人阅读

【导读】 传统企业拥抱区块链需要有革命的勇气。

《先锋对话》:探索先锋视觉  对话百家箴言


栏目介绍:《先锋对话》是星鉴网推出的全新访谈类栏目,在这里,我们对话行业先锋,与那些把握市场脉络,走在行业前沿的KOL们面对面,透过他们的“最强大脑”,多角度、全方位解读IPFS。


内容摘要:今天《先锋对话》中的主角是Ulord上海社区开发者社区项目负责人李昕。此次星鉴网(微信搜索:IPFS-FIRST)与他的独家对话,将从全新的角度了解到他对区块链及IPFS的认知和见解。


李昕:IPFS与HTTP很长一段时间将共存


Q&A:


星鉴网李老师, 第一个问题很简单,想请您聊一聊您是如何接触到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以及后来如何成为一个区块链领域的从业者,您有一个怎样的经历?



李昕:最早大概是在2011年初,那时我所在的公司每周有一个午餐会,讨论一些新技术、市场机会等。当时有两次讨论过比特币,但可惜的是没有参与其中。直到2016年底,我们当时要招的人差点被区块链公司挖走,才开始引起重视。我开始断断续续花些时间做一些研究。看一些资料,源码,了解比特币,以太坊。作为技术人员,总是想弄明白后才有信心。当我认定比特币确实是一种不可阻挡的货币形式,正好碰到2017年最低谷。但当时我却认定变革已经来临,开始真正参与了。我本人做了多年的分布式存储的开发测试,我认定去中心化存储和内容分发是下一代区块链技术中必不可少的环节,是下一代浪潮,值得All in,从而加入了Ulord开发者社区。



星鉴网:从您的角度出发,您认为IPFS未来的发展,是取代http?还是与http共存?或者是被市场淘汰?这三种哪种概率最大?原因是什么?



李昕:我认为在很长一段将是一种共存的状态。



就IPFS本身而言,已经取得了较大的成功,去年底的统计,在IPFS上存储的文件数量已经超过50亿份。这个数字每天都在增加。这说明市场需求是实实在在在那里的,因此IPFS不可能被市场淘汰,除非有更好的去中心化存储的技术和产品出来,通过竞争优胜劣汰。但就目前的技术成熟度和架构的合理性而言,IPFS优于其他类似技术,在竞争中有明显的优势。



另一方面,而IPFS取代HTTP是一个愿景,也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在一定程度上你可以类比比特币取代法币的愿景和其可能的曲折过程。IPFS取代HTTP也许要容易一些,但同样涉及到基础设施的换代,价值体系的重构,应用的迁移等等。



HTTP是中心化的,这是对单个应用而言,但是不同的应用是不同的中心,这使得整个互联网能够支撑数以亿计的各种应用。当采用IPFS的时候,除了私有网络,大家在同一个去中心化公共网络里面,这对网络的容量和性能要求大大增加,许多实际的问题需要一步步地解决。很有可能高效率的实际的应用需要去中心化和中心化相结合。这就是IPFS和HTTP共存的基础。但这不是坏事,人类文明的发展中,总是在不停地寻找一个各种平衡点。这就像有民主也有集中。也类似比特币与闪电网络结合将更有竞争力。



也许在一段时间之后,大家可以看到的是,在网页的访问中,同一个网页的组件里,有些是http的,有些是通过ipfs获取的。这可能将是IPFS逐步接管的一种方式。



星鉴网:IPFS对带宽和硬盘这些实体经济行业会产生哪些影响?



李昕:这个问题比较难,很难预测。但可以说一点我的想法,不一定准确。



IPFS对带宽和硬盘行业的影响可以分短期和长期两个方面来看,就短期而言,在Filecoin上线之后,可以预见会有大量的矿工参与其中。而Filecoin挖矿少不了的当然就是存储(硬盘)和稳定的网络(带宽)了。这样,对这两个部分的需求可能会有一个突发的增长。硬盘需求增加,则可能带来供需平衡问题,价格可能起伏;而带宽的需求增长也许不会特别明显,但不排除运营商推出更高质量保证(价格当然也更高)的套餐包。这么说,主要是因为国内带宽质量不够稳定。对宽带网络的另一个影响可能体现在有线网络的需求将持续下去,而不是因为5G的上线而市场萎缩。



但需要非常注意的一点是,这个影响可能是暂时的,不是长期的。这与POW区别很大,POW是用算力来保证共识,用币价来支撑算力,使得对矿机的需求持续上涨。但Filecoin本质上是服务挖矿,你必须提供实实在在的服务来获取回报。这是跟有多少应用、多少需求直接挂钩的。因此在未被大量应用之前,购置过多资源就是闲置,没有必要。这是其一;其二,IPFS的目的之一就是利用闲置资源,希望大家能够用自己的闲置带宽和存储空间来为大家服务。如果这部分现有闲置资源利用起来,反而对市场新需求会减弱;其三,IPFS网络由于采用内容寻址,有去冗余的功能,同时,IPFS也自带CDN功能,这样,无论对带宽还是对存储,本质上来说都是节省的。



然而,现在无法预料的是,等到Filecoin上线,是不是很快就会有杀手级的应用出现,大量新的需求开发出来,从而资源需求大大增加。这也是很可能的,人类的内容生产呈指数级上升,对存储和网络的需求必然是加速上升的。



因此,在各方面的综合因素作用下,预测总是会落空的。还是保持警觉,时刻紧跟市场的脚步,及时调整比较合适。



星鉴网8月29日,IPFS的激励层Filecoin确定了明年上线的日期,但是,用户依然人心惶惶,您怎么看这件事?



李昕:这个说法不全对。Filecoin最近的状态更新里只是给出了一个乐观的预期,提到2019年Q2/Q3上线主网。并且特别提到只是设置一个路线图,并不保证准确的时间。如果延期的话也是不奇怪的。所以大家还是要紧跟项目进展,持续关注,并深度参与,才能更准确地把握项目进度。



人心惶惶的也不是真正的用户,而是矿工吧。其实他们是服务的提供者,是为用户服务的,当然通过早期参与,提供服务可以获得收益。惶惶不安的原因更多的还在于前期的过于乐观。IPFS生态里有这么一群拥护者是IPFS的幸事,有参与者才会更快地成长。



矿工们希望稳定完善的Filecoin尽快落地,这个可以理解,但如果不正视产品的复杂度和理性看待问题,可能还要“惶惶”很久。Filecoin即使在明年下半年如期上线,并不意味着一切就万事大吉。因为防攻击算法还要持续改进,如何持续提高系统效率和并发率将是接下来必须面对的问题。但这就是任何一个复杂项目成熟的必经之路。理解了这一点,方可从容应对。



我倒是觉得现在已经布局的矿机厂商一边紧跟Filecoin的步伐,另一方面,在Filecoin落地之前,多挖掘IPFS的潜能。通过IPFS建立私有分布式存储网络,或联盟存储网络。实行统一管理,半中心化服务,充分利用当前已经布局的闲置资源。



星鉴网: Ulord是数字内容分发的公链,它和IPFS、Filecoin有哪些异同点?



李昕: Ulord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价值传播网络,正如你所言,是一条数字内容分发公链,而IPFS/Filecoin实现的是去中心化的分布式存储网络。这两个概念的差别还是很大的。没法做一个Apple对Apple的比较,但两者之间还是有些关联的。



区块链行业发展到现在,已经跨过了数字货币等纯粹价值交换(包括通过智能合约实现的)的阶段。下一次浪潮一定是与内容相关的,服务于实业的。但内容不可能存储于复制的账本之中,必须用创新的技术来解决。IPFS/Filecoin的目的是建立起通用的高效率的去中心化存储系统;而Ulord的目的则是基于去中心化存储方案建立起一整套价值逻辑,为内容分发应用建立平台,实现内容价值传递生态。


从这个角度讲,两者都面向现在区块链发展的一个痛点—内容存储和分发,两者也必须去中心化存储系统所带来的挑战,即如何在一个无信任的网络中建立起可靠的存储机制问题。如果把区块链世界比喻成一台计算机的话,IPFS/Filecoin就是为这台机器添加存储系统(硬盘),而Ulord则是建立一个带有存储管理的操作系统。在Ulord平台推出之前,内容相关的DAPP在Ethereum或EOS公链+IPFS+侧链技术等来开发,而现在,由于Ulord提供了完善的支持,利用Ulord的API/SDK,开发相关的DAPP将变得简单得多。



就技术的角度而言,两者联系非常紧密,Ulord团队秉承“持空怀之态,纳百家之长”的精神,在其存储系统UDFS的建设上借鉴了大量IPFS的思想和实现。同时,对其中一些技术难点实现自己的创新方案,比如引入主节点和投票机制等来解决欺诈和监管等问题。Ulord团队也在持续关注IPFS/Filecoin的进展,有新的研究成果也会反哺给IPFS/Filecoin团队。



星鉴网: Ulord目前在国内的发展状况如何?



李昕:Ulord团队自2016年底成立以来,一直按照项目设定的目标和路线图一步步扎实前行,并取得阶段性成果。团队始终致力于技术和生态的建设,团队认为,只有做好技术,做好生态,才能体现Ulord的真正价值。


大家都说今年是区块链公链元年,今年也是Ulord公链落地的一年,在几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上,Ulord的阶段性成果都引起了很不错的市场反应。



Ulord主链于5月22日上线,当时在钓鱼台国宾馆启动了盛大的主链上线仪式,采用POW共识机制,当时的参与人数就远超预期。



Ulord第一批主节点于8月30日成功上线,自57600区块高度开始为系统提供存储和运算服务,在申请时就得到许多业界大V的关注和参与。现在系统运行顺利,标志着区块链领域首个分布式存储网络上线运行,一个大规模资源协调分布式共识价值正式问世。它未来所表现的价值我们无法估量,但必然是公链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


目前,应用开发接口已经开放,开发者社区也成功上线,各路开发者可以领取悬赏任务,或者直接提交提案,通过投票获取项目方支持,也可以直接在其上开发DAPP。Ulord项目方和社区对前期的DAPP开发会全力支持,包括技术支持,甚至是资金支持。



这些技术突破都彰显了区块链技术的使命:在共赢协议之下,让每一个参与方都能在这条船上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能以一种公平、公正、公开的方式获得自己的回报。



Ulord计划在今年预计上线5个应用,目前第一个示范性应用——优享(UShare)开发已经基本结束,正在进行内测,将于10月份全面开放应用。优享是全球首个经验价值共享平台,搭建于Ulord公链上,以学习分享、经验交流为主的DAPP。7月16日开放注册,2周内注册量突破10万,预计今年可实现100万用户的目标。另外,基于Ulord公链开发的数字内容优质创作者社区优创,商业级音视频Pass引擎OnVideo等应用都在积极研发中。



星鉴网:近期,币圈很多项目在一夜之间归零,现在正处于大浪淘沙的过程,让真正有价值的区块链项目浮出水面,获得发展。



李昕:我国区块链项目能否好的发展,个人认为取决于三个因素:



1. 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Ulord的项目提供方湖南天河国云科技公司是首批入驻首个中国中部区块链产业园区——中国星沙区块链产业园的企业,受到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



2. 法律合规。Ulord项目方有专业的法律服务团队,为团队提供专业的商业模式、架构设计、跨境合规等综合服务,控制风险,让项目在一个更安全的环境中运行,获得长久的发展。



3. 助力实体经济。目前Ulord定位于内容分发领域,致力于构建文化产业新格局。区块链技术飞速发展,实体经济正迎来一个历史性的发展机遇,Ulord也将会从内容领域向其他实体经济领域加大探索的脚步,创造更多社会价值。有这三个立足点的支撑,我相信Ulord会成为国内区块链项目的翘楚,并会不断渗透至海外市场。



目前阶段,正是让大家回归价值本质,回到真正好的技术和产品上来的好时机。欢迎大家与Ulord社区联系,共同促进区块链的技术发展,为下一次浪潮做好准备。



星鉴网:分布式数据库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传统互联网企业与区块链的结合,比如BAT这类巨头的布局,您怎么看这个论调?



李昕:这个问题有点超纲,只能试着理解一下。



分布式数据库有很多类型,常见的是为了满足高吞吐量,高并发率的高可扩展性的数据库,这种数据库有统一的访问接口,是物理上分离,逻辑上合体的数据库,大多数NoSQL数据库都是分布式的。有的时候也把地理上分离,逻辑上分级的数据库成为分布式数据库,比如说各大银行和央行的数据库,全国身份系统数据库等。这些分布书数据库最重要的是要解决数据交换、访问控制、网络通信等等问题。



但是,别忘了,区块链本身也是一种分布式数据库,同时也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数据库,由于其必须通过冗余复制等机制来达成共识,它也是效率最低性能最差的分布式数据库。这种分布式数据库的基本目的是建立信任,哪怕以大量重复的计算和存储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因此,区块链与分布式数据库相结合,一定是要解决分布式数据库交互的信任问题,或用户对数据的信任问题。这一点私有链中基本不需要,在联盟链中和公有链中可以利用区块链实现存证、鉴真和交易。BAT等巨头由于拥有大量数据库资源和技术储备,在这方面将占有优势。但是,区块链本身具有去中心化的属性,信任的建立也需要开源开放,需要引入更多的参与者瓜分利益。因此,传统企业拥抱区块链需要有革命的勇气。


45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加评论......

全部评论 0

作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