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鉴网>IPFS大咖>IPFS.FUND联创任俊尧,IPFS领域内的“扫地僧”

IPFS.FUND联创任俊尧,IPFS领域内的“扫地僧”

2018/11/21 11:20:02 1569人阅读

【导读】 医学博士跨界IPFS



任俊尧在Lab day上做主题演讲


2018年8月初,作为IPFS.FUND的联合创始人,任俊尧(JR)参加了IPFS官方团队Protocol Labs(协议实验室)的Lab day。


除了参加由Juan和Colin主持的“中国IPFS社区领袖”与其他3位来自中国的与会者,交流了中国的IPFS社区建设情况外,还很荣幸地受邀在当天下午在现场进行了一场主题演讲(现场5个中国社区代表,他是唯一获此殊荣的),介绍了IPFS方得社区在全球的发展情况。

                                                      (左一为IPFS创始人Juan·Benet,右一为IPFS.FUNd联合创始人JR,JR作为唯一受邀分享嘉宾对IPFS方得社区的工作成果进行展示和交流)

作为IPFS从业者领域里跟协议实验室接触最多的人,任俊尧却无比低调,从未发过朋友圈,跟Juan Benet(胡安·贝内特)的合影也是在公司宣传的需要下才对外公开。


相比国内一些机构仅仅是跟协议实验室的一封邮件往来都能拿来大肆炫耀,任俊尧和IPFS.FUND在粉丝眼里,跟协议实验室的互动上很没有“存在感”。


IPFS界的“扫地僧”


之前在业内,流传一张“无能鼠辈”图,业内一些广为人知的布道者、从业者均“榜上有名”。笔者在给任俊尧做专访的时候就有感而发。如果要在业内罗列一份“英雄榜”,那么任俊尧绝对就是IPFS领域内的“扫地僧”。


IPFS.FUND的创始人周欢行业内外都知晓,任俊尧正是周欢的昔日同窗。


他们曾经一起在求学路上携手奋进。如今,两人再次并肩作战,周欢在国内奔波忙碌,任俊尧在美国游走接洽,推动IPFS在全世界的积极发展。


我们把时钟拨回到2018年4月份,早上七点,德州大学某寝室,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让已经跑完步,收拾妥当,准备去实验室的俊尧一怔,因为很少有人这么早打电话过来。拿起电话,是从中国打来的越洋电话,周欢,他的一个黑黑的、满脸洋溢着自信、非常有想法的老朋友。


虽然很久没见,但是曾经的默契依然存在,两个人就开始聊起来,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不知不觉,两人聊了近两个小时。


“好,就这样定了”,最后一句话掷地有声。


他们讨论的是IPFS的项目、适用场景、将要发生的改变等等,以及周欢对自己创立的IPFS.FUND的生态介绍及在国内推广的情况及愿景,并邀请俊尧加入他的IPFS.FUND。


一个医学博士(遗传与发育学)加入区块链公司IPFS.FUND,这件在别人看来有违常理的事情,却是俊尧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


(任俊尧发表的论文截图)


确定加入之后,就意味着要在做实验、准备博士答辩之余,抽出时间学习区块链,了解IPFS和Filecoin。


美国的博士答辩特别严格,任俊尧丝毫不敢疏忽,全心全意备战答辩。答辩完之后,他才开始全身心投入到IPFS中来。每天查资料,看网站,有问题就自己记录下来,如饥似渴地学习。


自学毕竟有限,所以,每天晚上,俊尧就跟国内的小伙伴打越洋电话,或者微信沟通(有13个小时的时差)。毕竟区块链、IPFS、Filecoin对他来说,是非常新的东西。不过以他多年养成的学习劲头,学什么都能够“手到擒来”。


就这样,这位学历纵贯医学、计算机的“学霸”,手捧德州大学医学博士的金字招牌,被周欢带进了IPFS圈。


最朴素的生活和最遥远的梦想


“所以说,人生处处有惊喜。就这么突然,我成了IPFS从业者了。”任俊尧现在说起来还是觉得很奇妙,“周欢是懂我的,他知道我一定会感兴趣。”


周欢确实是懂他的。


这位从小被人夸到大的“学霸”,一直以来都是“别人家的孩子”来拉仇恨的。小学、初中、高中都是重点学校,年年班级第一,参加全国生物竞赛二等奖,高考以高出分数线三十多分的成绩考上了同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俊尧在学校拿到过同济大学一等奖学金、国家奖学金、三得利国际奖学金等等,奖学金拿到手软,并且顺利地考上了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


七年时间读完这所名列前茅的医学硕士、博士,2018年7月底博士答辩完成后,顺利毕业。


医学博士在国外可谓是个抢手的“香饽饽”,去个大医院或者找个实验室,做着受人尊敬的工作,是非常简单、也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是俊尧却做出一个让所有人都惊掉大牙的决定:去圣-克拉拉大学继续读计算机科学工程硕士。很多人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放弃优渥的薪水,从医学转去计算机。


(任俊尧本科的时候参与编写的研究生教材)


如果要飞得高,就该把地平线忘掉。任俊尧认为“技多不压身”,人要活到老学到老。且以他的天资,从零开始学计算机,他也相信自己能游刃有余。于是,在别人连岗位都不敢随便换的今天,他却能随心地变换赛道。


正因为周欢懂任俊尧,所以他笃定俊尧会对IPFS这个领域感兴趣。毕竟,IPFS/Filecoin的白皮书展现的未来真的真的太有想象力太美好了。他们不想错过。


所以,站在任俊尧的视角,IPFS这场风起云涌的大变革,是他跻身区块链风口阵列的敲门砖,更是摆在他面前的一次不容错过的大势。


【2012年任俊尧(右一)参加HHMI Med into Grad 项目】


成为IPFS.FUND的联合创始人后,凭借IPFS方得社区在国内的突出表现,任俊尧得到了协议实验室的另眼相看。频频在加州和协议实验室接触,为协议实验室出策略、想办法,解疑难。这个时候,他所钻研的计算机知识发挥出了极大作用。


协议实验室原本以为他是商业接洽,熟料还能够一起探讨交流,可谓意外。


任俊尧的加入,可谓是如虎添翼,知根知底的旧友,彼此培养的默契和认可,是无可比拟的。很快,任俊尧就适应了区块链领域的快节奏。周欢及其团队在中国孜孜不倦,每天不到凌晨誓不罢休。而两国的时差,中国的凌晨正好是美国加州的早晨。就这样,很多个加州美丽的早晨,任俊尧就在周欢的狂轰滥炸之下,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加学习。


任俊尧的“马太效应”


外人言,周欢最大的本事是“向死而生”,从创业的角度而言,这样的团队必然充满战斗力和不服输的志气。任俊尧可以说是“周欢系”里天赋最高、同时又最努力的人。


他的身上有着特别执着的一部分。德州大学医学院的课程繁多、课业繁重是出了名的。一开始,晦涩难懂的医学专业名词简直让俊尧傻眼。他跟所有留学生一样,遇到了最大的阻碍——语言。


这一关不过,谈何留学?


于是,任俊尧逼着自己主动出击。“只要能说话,就绝不沉默。刚开始,常被人嘲笑浓重的口音,虽然知道都没有恶意,但是心里也挺不好受的。”俊尧回忆起多年前不停“打怪”的过程。“还好,没有花费太久时间,’英语’这头怪兽就被我驯服了。”


沟通无碍之后,他的能力开始得到极大的发挥。2012年3月,他顺利进入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陈志坚教授的实验室。


(任俊尧与Textile的CEO Andrew Hill Lab Day上深入交流)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在8月3日的lab day这一天来临之前,他提前从德州到加州,几天未合眼,努力准备,才有了文章最前面他参加lab day并做了一场演讲的那一幕。


真正成功的人,从来都是坚韧不拔,厚积薄发。你可以把任俊尧的这种能力解释为“马太效应”,因为习惯成功的人越容易成功;你也可以理解为能者多得,只要你够有能耐,就能获得比别人更多的机会。


创业是一场拼资本、资源、技术和人才的战争,大潮终究会退,只有少数幸运儿不会成为裸泳者。


我们相信,自身实力强劲的任俊尧就是其中的幸运儿。



65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加评论......

全部评论 0

作者

返回顶部